— 木姜子 —

〖YOI/维勇〗(ABO)在云端(2)

目录:(1)


2.

    莫斯科清晨的阳光透过宽敞的落地玻璃,候机厅的大理石地面被镀上一层柔和的金色。


    这是莫斯科最繁忙的地方之一,拖着小巧随身行李箱的女士把细高跟鞋踩得噔噔响,男士们把公文包夹在腋下,手里拿的是现磨咖啡和一份没来得及细看的早报。为了节省力气建造的传送带速度并不慢,但人们依然会在上面走得飞快。稍稍侧过头去,也许就能看到一架前轮离地正在高速滑行的飞机,在它身后的跑道上停满了准备起飞的航班。


    每天的早晨,一切都会有条不紊地发生,不过今天似乎……


    “抱歉……对不起……”


    候机楼大厅里,戴着眼镜的黑发青年一路狂奔,原本应该拖在身后飞行箱被提在手里,领带也随着跑动煽起的风被甩到身后。


    “糟了……啊,请让一下,我在赶时间。”


    第一天和乘务组工作结束后,没倒过来的时差让他连和新同事聚会的心情都被消耗得一干二净,回到机场酒店倒头就睡以至于完全忘记了预约Morning Call,再加上莫斯科机场方向的早高峰。胜生勇利,不出意外,在掉职的第二天……


    迟到了。


    原本以为计程车可以比电车早点到一些,却没想到被堵在动也不动的车队里怎么也望不到头,眼看就要彻底误机,勇利最后不得不付了车费在离机场几个街区的路上开启疾跑模式。


    在完全不顾及形象的一路飞奔之后,胜生勇利气喘吁吁地举着工作证冲进客舱部。


    “哟,早,你终于来了。”


    勇利的新航线乘务长米拉·芭比切娃用手臂夹着航班信息表,不顾其他航线乘务组成员的抗议靠在他们要使用的会议室的门框上,“找你很久了。”


    “对不起……”勇利扶在打卡机器上大口喘着气,千米长跑让他暂时连话也说不完整,不过比起这些,他现在更在意自己在距离晚签到的时间前最后一分钟完成了签到。


    “个人物品和证件都带齐了?那吹完酒精后快来参加准备会,”漂亮的俄罗斯姑娘转过身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哈啊……我可是还想在摆渡车上睡一会儿啊……”


    勇利迅速完成了签到和酒精测试,收起证件拖着飞行箱跟在米拉身后整理凌乱的领带,听乘务长向自己概述之前错过的航班信息。


    “好了,暂时只有这些,其他的会议上还会继续说明,这是头等舱乘客信息的整理”把统计的头等舱乘客的信息的表格递给勇利的时候,米拉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话说,要是我没记错的话,昨天晚上的聚餐,大家都有等你呢,你没有来?”


    “嗯,抱歉……第一次飞二十小时的航线,实在太困所以回到酒店就立刻睡着了……”勇利歉意地接过米拉手里的表格,边说边粗略地浏览着,“其实我有在休息室睡过一会儿,但时差似乎还是不能完全调整过来。”


    “其实也不用道歉,”合上手里的文件夹,米拉在勇利的肩上随意地拍了拍,“但下一次的聚会想溜走的话可不会这么简单了噢。”


    终究还是逃不过被抓去聚会命运的胜生乘务员无言,只能笑着点头。


    几天前在成田机场发生的插曲算是顺利解决,虽然说机场时不时就会遇见乘客因为一些小事而吵闹的情况,但这次事件的严重性让航空公司不得不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闹事的Alpha已经被刑事拘留,同事出于对乘务员的保护,以防那位当事人对乘务员采取打击报复,勇利也被调换到了日本东京与俄罗斯莫斯科之间的另一条往返航线。


    尽管勇利自觉别扭的俄语给眼前这位在新航线中同样负责头等舱的乘务长可添了不少麻烦,不过和新同事们第一天的相处是意料之外的顺利。


    “我们到了,这间会议室,以后签到完成直接过来就可以了,”米拉向勇利介绍道,她扶了扶自己的领结花,推开面前会议室的门,“昨天工作太忙都没有好好地交流,大家可都想认识一下能轻松打倒Alpha的Omega乘务员呢,这回可是全员到齐……你怎么在这?”


    会议室门被打开后,米拉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这让勇利好奇地在乘务长身后的间隙瞧瞧探头想看个究竟,紧接着他便和米拉一样吃惊的叫出声来。


    “维……维克托先生?”


    一个银发的俄罗斯男人坐在办公椅上悠闲地转着圈,在他的身边,被要求一定向乘务长保密的乘务组成员们笑得一脸无辜。 那人在看见来者后停了下来,伸出手来向他们打招呼。


    “早上好啊,勇利,还有米拉。”


    “维克托?你不是还在休假吗?”米拉上前作势要用手里的文件夹敲在会议室捣乱的家伙的脑袋,“我说你……等一下……”她突然意识到什么的又顿了顿,边说边侧过脸去,表情微妙地看向勇利,“你们认识?”


    “啊……”勇利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对,怎么说呢……”他轻叹一声,挠了挠耳边的碎发,“之前的航线上,我们有见过。”


    勇利所说的,依然是之前在东京成田机场起飞的NH840次航班,在意外及时得到解决之后,航班得以准时准点地起飞了。


    起飞过程非常顺利,在收到机长平飞通知以及进行了机舱广播后,勇利和优子解开安全带。


    头等舱客人的用餐时间是所有舱位中最早的,菜品又相对比较多,和经济舱只需要塞进烤箱加热的锡箔餐盒不同,如果要保证餐点的数量和质量的话,他们需要在用餐前的一段时间开始准备。


    清脆的铃声在狭小的机上厨房响起,机上呼叫服务灯也亮了起来,还在准备餐后甜点的勇利和优子相互对视一眼。


    “F5客人按下的按钮……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回忆了一下各座位上乘客的名字后,勇利说道,“是一位俄罗斯乘客,维克托先生。”


    “你去吧,甜点给我来做就行,”优子说,她向勇利晃了晃手里已经盖上盖子的橙汁,“饮料已经准备好啦。”


    “好的,那麻烦你了。”


    勇利把装有巧克力酱的瓶子放回储物柜,褪下口罩和一次性手套,稍稍整理了衣服和领带。


    确认自己身上没有任何会冒犯到乘客的地方后,他走进头等舱的舱室。


    “维克托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到你的吗?”


    按灭沙发椅扶手上的服务呼叫按钮,勇利单膝蹲在客人的坐椅旁边轻声讯问道。


    “哇哦,机舱服务速度真是快呢,”俄罗斯男人拉起覆盖在眼睛上的眼罩,从放倒的沙发椅上坐起身。


    “我叫胜生勇利,维克托先生,”勇利贴心地取走了那人手边已经没有水的杯子,又把暂时不会使用又影响坐姿的桌板收起,“你叫了机舱服务,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维克托眨了眨眼睛,在犹豫了片刻后,他的脸红了起来。


    眼前的男人脸上突然泛起的红晕让勇利噎了一下,如果不是俄罗斯人天生偏白的皮肤和临座看书的客人打开的头顶灯光投射过来,勇利几乎就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之前信息素放得太狠以至于产生了什么幻觉。


    “我睡不着……” Alpha先生略显焦躁地拉扯盖在身上的毛毯,把它折叠成各种形状,“似乎是因为已经习惯和玛卡钦一起睡,它不在身边就睡不着了。”


    “玛卡钦?”


    “它是我养的狗,嗯……我想大概它现在应该在有氧舱的宠物箱里,我有它的照片,要看看吗?”


    维克托说着突然来了兴致,他按亮开着飞行模式的平板电脑,把屏幕换了个方向好让勇利看到,那张被设置为桌面图片的照片里,一只大型贵宾犬温顺地趴在银发男人的大腿上,睁着两颗豆豆眼和温柔地微笑着的男主人一起看向镜头。


    “瞧,它很可爱吧,”维克托说着打开相册,更多的照片被展示出来,“你喜欢狗狗吗?”


    “当然喜欢,我也养过狗。”勇利点头。


    眼前照片里那只大狗和自己原来爱犬有着几分相似,想到几个月前因车祸离世的爱犬,勇利心里难免抽疼了一下。


    他不得不把话题转移到别的什么上去。


    “既然,现在这只可爱的小家伙不在你的身边,那我可以为你做些什么呢来解决您的困扰呢?”勇利问道,“比如说一杯热牛奶?或者是安眠药?不过马上要到用餐时间了,我们可以在餐后给你提供这些。”


    转移的话题让维克托顿了顿,他想了想,关掉了平板电脑的电源,慢慢向后把自己靠在柔软的椅背上,身体在沙发椅上缩成一团。


    小心翼翼地盯了眼前的乘务员好一会儿后,Alpha先生这才开口,说出了一句让勇利目瞪口呆的话来。


    “我可以……抱抱你吗?勇利?”



TBC


爆字了orz

明天是分班考

晚安

评论(45)
热度(5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