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木姜子 —

〖YOI/维勇〗行车安全(2)



关于喝酒的几个小意外

OOC我的
 
 惯例@MiEn_假性淡圈(ಡ艸ಡ) 

请勿酒后驾驶
[我也从来没想到会有第二篇]前篇在这里




    “亲爱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先生?”


    “Yes sweety?”


    “那是什么?”


    “你忘啦?”维克托举起手里红酒瓶装傻,“我们刚才买的红酒,亲爱的。”


    “不,你的另一只手,”勇利面无表情,“把它举起来,对,举高,举高,再举高……停!”他把双手环在胸前,背靠在副驾驶的车门上,“好了,亲爱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先生,现在你可以告诉我这是什么了吗?”


    “呃……我想是红酒杯?”被抓包的斯拉夫人露出心虚的笑容。


    “嗯哼?”勇利把旁边车门上折叠的后视镜打开,“所以你还买了两个酒杯?”


    “否则我们2037卢布的门票钱是怎么来的?”


    “等等,为什么是2037卢布?”


    “她们给你打的折扣,”维克托说,他上前环住了勇利,亲了亲他的脸颊,“因为你实在是太可爱啦!”


    “我说的不是这个,”勇利把手挡在自己和维克托的嘴唇之间,于是维克托又亲了他的指尖,“你打算现在喝酒?”


    “嗯?”


    “在车上?”


    “嗯。”


    “认真的?”


    “嗯哼~”


    勇利的视线在维克托的眼睛和他手里的酒杯(现在它搁在自己的脸颊上,冰凉的感觉说实话有点不太舒服)之间来回扫视了一会儿,而现在他男友的一切动作无一都不在表示——他真的打算这么做。


    “那我们被交警查出酒驾怎么办?”


    “他们开车的时候都抓着伏特加。”


    勇利噎了一下,他顿了顿,最后无奈地叹了口气,向维克托挑起眉毛。


    “什么?”斯拉夫人表达着他的不解。


    “我来开车,”勇利勾了勾手指,在男友的后颈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打着转,“把你的车钥匙给我。”


     维克托眯起了眼睛,看样子他很吃这一套。




    “好吧,”他说,“那你开你的,我在旁边喝我的。”


    “那也不行,”勇利板着脸,“只要车里有酒——开封的酒——我们就麻烦了。”


    “噢!”维克托夸张地捂住脸颊痛苦地呻吟了一声,“这是那个蠢蛋想的交规。”


    “嗯……”勇利从维克托的裤袋里搜出了车钥匙,他好心情地把钥匙扣挂在手指上甩了几圈,“大概是不爱喝酒的人?”


    最后,维克托用一个吻夺回了话题主动权,和车钥匙。


    他们并没有动那瓶酒,它被扔进了汽车储物箱,两人把杯子放在了后座之间的杯架上。


    跑车开上了高速,勇利靠着车窗,他被颠地昏昏沉沉的,只能摆弄他的手机,无聊地刷了几页INS,还给披集的照片留了几个赞。


    他转过头,盯着维克托的侧脸看了一会儿。


    “你的酒劲过了没?”他突然问道,接着有补充,“我是说,刚才品尝的那几杯。”


    “没有。”维克托拖长了尾音,尽量把自己装得向一个喝得没法辨认方向的醉鬼,这时候导航仪提示他们要减速了。


    “认真的?”


    “唔,”维克托握着方向盘,侧着头认真想了想,“那我们可要开快一点了。”


    “维克托!”


    “开玩笑的”他向勇利靠了靠,“不信你闻闻?”


    勇利撇了维克托一眼,随后把头转向了车窗。


    “还是不了……”


    他又低声嘟囔了几句什么,不过维克托没有听清。


    “嘿,”维克托抗议道,“你还在计较上次接吻的时候我打嗝的事情吗,”


    车里的气氛沉默了一会儿。


    “好吧,我承认那是我的错,”维克托轻声说,“但是我保证……甜心……不会有第二次了,我可以再来一次”


    “噢维恰,”勇利露出了一个痛苦的表情,他又把头转了回来,“求你别……”


    “嗝……”


    “……”


    对不起……




END



昨天去酒庄玩了,今天爆肝一下午

作者大概是个执着于打嗝梗的蛇精病

:D



评论(20)
热度(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