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姜子

〖YOI/维勇〗连理枝(一)

  • 军官维*歌舞伎勇

  • 短篇,ooc,架空

  • CP:Yuri !!!on ice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胜生勇利

文/木姜子


        第一次遇到那个男伎,只是个偶然。

        雅科夫中将说有急事要找,让维克托速去他家中,战事已经临近尾声,维克托可不想出岔子。他匆匆披上外套走出办公室。

        在确认怀表的时间后,维克托抬头便看到了那个与单调枯燥军营格格不入的水蓝色。

        这是一个身着水蓝色和服,看上去只有二十岁上下的青年,从背影看来,他正和岗哨的哨兵激烈地争执着什么。

        日本的歌舞伎?

        青年穿着的是和服,但开得很大的衣领特意向后倾斜露出少年光洁如同陶瓷般的脖颈,这么明显的着装,很难让维克托判断错误。

        上个月附近又出现了一家花柳店,虽然说这里的花柳店不少,但特别的是那里的艺妓或是歌舞伎还是妓子有男有女一应俱全,全是日本人,日式布局安排吸引了不少图个新鲜的寻花问柳之人,昨天他还听到两个下士谈论这件事。

        歌舞伎来军营做什么,维克托不满地眯起眼睛,走了过去。

        见到维克托,那哨兵立刻挺直了身子:“上校!”

        同样发觉自己身后的人影,勇利下意识地转过身,下一秒,他屏住了呼吸。心脏的跳动忽地变得剧烈起来。

        呆滞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勇利的大脑一片空白,他高挺的鼻梁与削薄轻抿的唇,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银色的发丝垂着遮住了他的左眼,但这丝毫不影响他蔚蓝似长谷津的大海的眼睛的美丽,贴身的军服勾勒出他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精干身材,一切都透着气宇不凡。

        少年略微测身子,维克托才能看清他目光清澈如琥珀的棕色眼睛,现在有些发愣的望着自己,黑色的发丝十分细软,几丝碎发落在光洁的额前,显得少年的皮肤更加白皙。

        心像被小猫的舌头轻轻舔舐着有些瘙痒难耐,也许如果不是在军营,自己真可能会忍不住像路上那些毛头小子一样吹声口哨。

        对方探究眼神,让勇利意识到自己直勾勾盯着对方的失态,微微低下头遮掩自己发烫的脸颊。

        “你好,请问…披集他在这里吗?”少年俄语脆生生的,在这硝烟纷飞的环境中好比就一潭清泉。

        维克托,脸上却带着温柔的笑容:“是那个新来的少尉吗?是的,他的确在这里工作。”

        “我能进去找他么?”勇利的眼里透着急切,“我是他的朋友。”

        维克托微微侧头,手指点着脸颊,显得十分犹豫:“啊,这也许不行,军营现在只能让军官和亲属拜访。”

        “这样啊……”勇利低下头,如果他有尾巴,那此时一定是耷拉着的。

        不愧是维克托上校!哨兵心里感叹,自己近二十分钟都没说服这个歌舞伎,上校一句话就能让改变念头。

        “你找他有事?”勇利那仿佛被人欺负的表情让维克托心头一软。

        “嗯,他的药盒落在我这了。”勇利点头。

        维克托向勇利伸出手:“给我吧,我带给他。”

        “啊!可以吗?真是太感谢了。”勇利露出藏在宽大袖子中的手,把药盒递给了维克托。

        “那你快点回去吧,我有事先走了。”维克托又掏出怀表看了看,抬脚往前走去,所以他错过了勇利脸上那一闪而过的不情愿。

        “先生!”勇利朝维克托走的方向迈出几步,“虽然有些唐突,我叫胜生勇利,如果先生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勇利。”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短暂的停下脚步报了自己的姓名,但维克托没有回头,随后又继续向雅科夫的住宅方向离去。



        本以为我们的缘分就像两条直线一样就此交叉后向截然不同的方向延伸,但命运似乎和我们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

相遇后最初的几天我还会回想那抹湛蓝的身影,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和更加繁重的工作,我觉得自己渐渐淡忘了这件事以及一开始那心动的感觉。

 

        从来没有想过会第二次遇见那个歌舞伎,哦,确切的说我应该叫他勇利,不过这还是一个偶然。

        难得提前完成工作,维克托正整理公文包准备回家时,雅科夫又打来电话让维克托去商谈事情,不过这次说要维克托带上尤里副官一同前往。

        盯着墙壁上的挂钟,维克托深深叹气。

        看来今天还是不能早点到家了,抱歉了马卡钦。

        愧疚地在心里向自家爱犬道歉,虽然马卡钦根本不能听到。

        维克托所指的家,只不过是他在这里拥有的一间房子而已。

        托以前军事家族的福,房子地段不错而且装修精致,可是维克托永远觉得缺少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不过他也说不出到底奇怪在哪里。如果没有马卡钦,也许维克托完成工作后也不会这么急着回家。

        “尤里…”维克托披上外套转过身叫坐在办公室另一边的副官,不过他突然顿住了。

        勇利…

        这两个人的名字发音还真是特别相似呢。

        不知是不是夕阳的光线透过玻璃刺眼的折射,维克托有一瞬间的失神,想回忆,但少年的相貌在记忆里已经开始模糊,他永远忘不了那抹蓝色。

        “怎么了?”还把自己埋在文件堆里的尤里抬起头。

        这位拥有好看皮相的副官虽然只来了两个月,但是他的工作方式和效率非常让维克托满意。

        作为刚从军校毕业的精英学生,尤里凭借优良的成绩以及工作经验获得了所有军校学生梦寐以求的在总部工作的机会。

        看到自己上司的走神,尤里心里有些不满,他皱着眉提高了声音:“维克托上校?”

        “啊,抱歉。”维克托收回目光后提起公文包,“勇利,我们出去一趟。”

        “勇利?”只是细微的发音不同依然被尤里敏感的捕捉,眉角高高挑起,如果对方不是维克托,估计他直接要飞踢过去。

        维克托眼神掠过尤里的脸颊,没有回应他质问般的语气,选择了径直走向门口,迫使尤里匆忙穿外套然后一路小跑地跟上维克托的脚步。

        太阳已经缩到浓密的云层之后,留下灰蒙蒙没有多少行人的大街。干燥的冬季总是让人不舒服,呼啸着似乎是想夺取人们体温的风,维克托不知不觉加快步伐。

        所以在颜色单调的街道上,那一抹蓝色会显得刺眼,尽管它只是躲在阴暗的巷子一角。



        “维克托!你!喂!”

        尤里险些撞上走着路突然急刹车的维克托,上司的不在状态气得他直呼了对方的全名。却只见眼前维克托径直转身,走进旁边与目的地方向完全不同的巷子。他只好禁声,依旧跟在维克托的身后走进狭窄的巷子。

        光线的明显暗沉让维克托眼睛感到不适,他用力眨了眨眼,向刚才自己不经意一瞥看到的那模糊的身影走去。

        这家伙想干什么?

        尤里的面部表情抽搐扭曲着,恨不得领着维克托的领子把他拖出去,但是在身高条件的不足与私心的驱使下,他只是站在巷子口光线最差的角落冷眼看着维克托接下来的动作,接着他便听到少年清脆的嗓音。

        “维克托先生?”少年迟疑地声音使维克托确认了自己的判断,“你怎么会在这里。”

        “碰巧路过。”维克托盯着勇利的眼睛面不改色地撒谎。

        勇利还是没变,水蓝色的和服,柔顺的黑发,以及那双维克托看来美的令人窒息的眼睛,让人看一眼就恨不得把世间所有最美好的东西都给予这双眼睛的主人。唯一不同的是眼前的勇利,无论是神情还是靠着墙壁的动作,无一不透着淡淡的忧伤和颓废。

         “原来……维克托先生也来花街。” 对方的回答是勇利始料未及的,他的表情出现了明显的呆滞。

        维克托下意识转头向沿着粗糙的石墙巷子的深处看去,才发现,原来在这条幽深小巷的深处还藏着许多店面。

        最显眼的应该就是其中那幢木楼,仅剩的落叶被寒风卷起,贴着地面低低地打转,店面没有霓虹灯招牌,昏黄的灯光把一对对身影投影在细腻的和纸糊制的合叶门上,时不时主门被一两个穿着各式和服、打点精致的男女拉开探身出来张望,但又很快地合上了门。

        屋檐吊着的红灯笼孤零零地随风摇摆,伴随着楼内传来的觥筹交错声、嬉笑声、舞曲声、暧昧的低【河蟹】吟声,闪烁着微弱的温暖光线,也许下一刻就会被寒风撕成碎片随后散去。

        “我……”

        不用说,维克托便知道了这是什么地方。意识到勇利的误解时,维克托张了张嘴刚想开口为自己辩解,但勇利已经低下头,脸上尽是失落,举起一只刚才还环绕在胸前的手到自己的嘴边,维克托才发现,在勇利的手指间夹着一支闪着明灭红光的香烟。

        也许是为了安慰自己,勇利垂下眼眸,深深吸了一口,结果吞咽烟雾时,被辣的猛烈咳嗽起来,稀薄的烟雾狼狈地从鼻腔和嘴间冲出,争先恐后地消失在风中。弥乱飘散的烟雾让清秀少年的脸增添了几分魅惑。

         “第一次抽烟?”口味最淡的女士烟,依旧把勇利呛得干咳的窘态让维克托皱眉。

        不过在昏暗的光线下,只顾着咳出呛人气体的勇利看不到,他整个人都站不直向前倾着,巷子很窄,勇利这样的动作看上去几乎就要摔进维克托的怀里,不过他靠另一只手艰难地撑在发抖的膝盖来维持平衡,勉强地点点头给予维克托的问题肯定的答案。

        温柔的手掌小心翼翼地抚上勇利的后背,有节奏地轻拍着。不知道这因为是他的心理作用还是真的有效,勇利很快便不咳了。

        “维、维克托先生?”

        正当勇利又抬手想把烟放到唇间,手腕的突然被人钳制让他痛呼出声。

Tbc


评论(32)
热度(619)
维勇维无差 龟速复健 感谢打赏
喜欢可爱的东西
不擅社交 不想折腾
坑好多鸭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