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木姜子 —

〖YOI/维勇〗#新年贺文#烟火 (又名:秘密)

  • 短篇 甜 原著向

  • CP:Yuri !!! on ice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胜生勇利

  • 新年快乐

文/木姜子

        “喂,勇利。”

        “嗯?维克托?”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勇利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迷糊地看清来电显示并按下接听键后,从温暖的被窝里坐起身,他边听着电话边戴上眼镜,不忘拉开床边的窗帘,。

        最能让人在家中就能最先感觉到冬的气息的是窗户上的冰花,树梢上凝着的冰晶在微风下叮叮当当地响,在柔和的晨光中不停变换角度折射出迷幻的炫光。窗外的雪白的景象轻轻地携带浓浓的雾气,给寒冷的早晨增添了凌厉的色彩。

        “你在哪?”维克托用手机开着免提,好让站在他身边的尤里也听到,眼神在人群中扫视。

        过会儿要帮忙扫雪。

        勇利擦拭了几下窗框边没消去的水雾:“我在家啊,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有另一个人“啧”了一声,紧接着就是有些刺耳的杂音,然后勇利听到了一个在暖气充足的房间里都能让他觉得有丝寒意从尾椎沿脊背向上漫延的声音:

        “小猪,我们现在到长谷津了,说好的接机?”

        意识到自己忘记的事情后,勇利清醒了,彻彻底底的。

        事情也许要倒回十二月二十九日,东京时间晚上五点,圣彼得堡中午十一点。

 

        “勇利~”抓住雅科夫盯着尤里训练的间隙,维克托趴在冰场的围栏上悠闲地与自己的小男友打电话,“我和尤里过会儿坐下午四点的飞机去日本哦~”

        “诶?俄罗斯现在都中午了吧?”还在晨跑的勇利看了看手表,20:16,不由得有些埋怨对方的健忘,“这么重要的事情维克托现在才想起来说…”

        “不,这是刚才才做的决定啦~”维克托手臂支起用手托住下巴,微密的眼睛正向周围的人暗示它的主人此时的心情不错。如果勇利在他面前,说不定维克托还会伸手在那柔软的脸颊上捏两下。

        “维克托怎么突然要来日本?”勇利语气中的充满了欣喜。

        在大奖赛后,两人的友谊已经成功升华成为爱情的巨轮,虽然当时维克托在赛季开始前执意要返回俄罗斯去加紧训练后再回到勇利身边继续教练工作的决定还是让勇利失望了一阵子。

        但是雅科夫可是培养了两位冰上霸主的教练,以及维克托不会放过任何机会的自我主义性格,勇利知道自己肯定说不过维克托,便只是在圣彼得堡呆了一周左右便回到长谷津开始与美奈子老师商量下个赛季编舞的事情。

        “当然是新年啊,新~年~”在有些简单的事情上常犯迷糊的勇利总能让维克托轻笑出声,“New~Year~勇利忘了?”

        “原来如此!”勇利关掉了自己电脑桌面上为确认日期而打开的的日历界面,“那雅科夫……”

        “有米拉和波波维奇,勇利不用担心。”猜到恋人心里的顾虑,维克托安慰道。

        “那就好,”勇利靠在电脑椅上凝视天花板,“是不是要在莫斯科转机?”

        “啊……”维克托无聊地用手指卷着自己的刘海,阳光正好从冰场的窗户斜斜的照进来,他的眼睛就像七月阳光下的大海,“加上转机时间,三十六小时。”

        “辛、辛苦了”勇利觉得自己噎了一下,“三十一日早上七点?我来接机。”

        “好,我也迫不及待的想见我的勇利呢。”维克托隔着话筒给勇利一个麦吻。

        “维克托真是的。”虽然房间里没开灯,只有电脑屏幕的幽幽荧光,勇利觉得自己的脸颊一定是红透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勇利几乎从床上跳起来,“给我十五分钟!我马上到!”

        挂掉电话硬生生掐断那一头尤里的咆哮,也不管刷牙洗漱,勇利套上外衣就往楼下冲。

        这俄罗斯航空居然在积雪里降落了!?

        “早啊勇利,”宽子妈妈看到风风火火险些跌下楼梯的勇利,疑惑但依旧和蔼地打招呼,“不吃早饭么?”

        “我去机场接维克托!”勇利已经跑到玄关套上鞋子,“马上回来!”

        “哦呀,”宽子妈妈无奈地放下手里冒着热气的汤锅,“这孩子……”

 

        幸运的是,勇利的家离电车站很近,电车到机场也只有两三站的距离,所有维克托与尤里在机场也没等几分钟便看到跌跌撞撞冲进接机厅的勇利。

        “汪!”马卡钦第一个摇着尾巴扑上去。

        “太慢了!猪!”尤里强忍住一脚踹上眼前表情傻乎乎憨笑的脸的冲动,说话的声音几乎从是牙缝里挤出来的。

        “对不起对不起!”勇利不停地道歉,眼神悄悄瞟向站在旁边侧身站着的维克托,只能看见维克托的侧脸,他双手环胸,刘海遮挡住左边的眼睛,所以看不清他现在的表情。

        “那、那个…”生气了?

        “能让我等这么久的依旧只有俄罗斯航空和勇利你了哟~”

        维克托突然转身,脸上的笑可以说是魅惑众生,但这个笑容让勇利脚一软险些又上演半年前的日式下跪。

 

        折腾了半天勇利领着大包小包终于走进自家院子。

        “抱歉,这次又要你们将就一下,”勇利抱着维克托打包用的纸箱走进宴会厅,“新年是旅游旺季,房间都住满了。”

        已经换上浴衣的维克托走进宴会厅环视四周:“依旧没有沙发呢。”

        “宴会厅当然不会有这种东西。”勇利放下最后一个箱子,坐在地上喘粗气,“维克托这次是来长谷津待多久?”

        “大概很久,谁知道呢…比起这个…”维克托耸耸肩,蹲下身开始拆起纸箱,“勇利,来帮我。”

        “拆纸箱用剪刀啦!”勇利无奈的挪了挪身子,做到维克托身边打断了维克托的指甲和封箱带之间的斗争。

        尤里和马卡钦,似乎被夫夫二人无视了呢……

 

        收拾完屋子后,已经是东京时间下午五点半左右。还在整理纸箱残骸的两人听到有人敲门框的声音同时抬起了头。

        “真利姐,”勇利手里还在折叠纸板,“有什么事吗?”

        “大家都在等你们。”真利靠着墙,手里的香烟还在徐徐冒着烟。

        “啊!”猛然想起还有这回事,勇利拉起维克托就往楼上跑,害得还没反应过来的维克托险些脸着地地摔一跤。

        下楼后,才发现大家早就围坐在桌边了,看到勇利与维克托两人,宽子妈妈赶紧招呼着他们入座。

        三姐妹早就拿起筷子盯着锅里的鱼竹轮蠢蠢欲动,可是没有大人的允许不能动筷,火锅的水汽在橘黄的灯光下让视线变得有些朦胧,给人暖暖的感觉。

        “来,维恰来喝汤,”宽子妈妈端起一边已经放了会儿不那么烫的汤递给维克托,“知道维恰喜欢火锅,所以特地准备了日式火锅哟。”

        “谢谢妈妈~”维克托的日语还不是很好,发现自己多次搞不清楚阿姨的发音,他直接选择叫宽子妈妈。

        ‘反正结婚后也要这么叫。’维克托是这么向勇利解释的。

        两位主角的入座,家宴也顺理成章的开始了,不过大家高兴之余貌似也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嗝,我没醉,我还能喝。”勇利满面潮红,趴在桌上打酒嗝,不停地用玻璃杯子敲桌面示意宽子妈妈给他倒酒。

        “喂,真的没问题么?”美奈子老师端着酒杯,斜眼看着坐在她对面的维克托,昂起下巴示意维克托注意一下勇利的情况。

        “呜哇,”真利姐晃了晃勇利身边几乎快空的魔界的诱惑酒瓶,“喝了不少。”

        “我先带勇利上楼,”维克托扛起挣扎着又想端起酒杯的勇利,无视真利和美奈子促狭的目光,不由分说地向楼上走去,“失陪。”

        “好好好,记得不要错过烟火,马上就要开始了。”

 

        “维克托~”

        刚扛勇利走进他的房间,还没来得及开灯,勇利便橡皮糖似的挂在维克托的身上。

        “怎么啦我的小猪?”维克托拍拍勇利的,成功让对方又打了个酒嗝。

        “维克托能留下来陪我看烟火吗?”勇利拽住维克托的衣领,表情像个问大人要玩具的孩子。

        “当然可以,”嘴上应着,动作却不能停,维克托好不容易让勇利坐在窗前的床上,不是因为勇利重,而是他们半搂半抱的动作让维克托有些寸步难行。

        “勇利的房间里都是我的海报呢。”维克托坐在勇利的床边,在黑暗中眯起眼睛打量勇利的房间,以及那来不及被收起的印着自己的海报。

        现在房间里唯一的光源就是打开的窗外的万家灯火,冷风也让勇利的醉意消去不少。

        “啊…嗯…”勇利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维克托是我小时候就开始崇拜的偶像。”

        “我啊~最喜欢维克托了!”不知道是不是余下的酒意上头,勇利居然大胆的说起了自己平时想都不敢想的告白,“最最最~喜欢!”

        还没等维克托开口,勇利又一把抱住了对方,贪婪的嗅闻衣衫上维克托的味道,脸颊蹭啊蹭:

        “当时维克托来到长谷津的时候我真是吓了一跳,

        “这种情况我以为真的只有电视剧里面才会发生呢,

        “但是维克托总是给人惊喜,

        “还记得中国那次比赛吗?

        “我居然当着你的面哭了,真是糟糕。

        “不过维克托居然想用亲吻来安慰我,好过分!哪有这么安慰哭得人啦!

        “其实那个戒指是我遇见你以后一直想买给你的,

        “不过这种wedding ring随便送真的很怕吓到维克托呢。

        “最后找机会还是在决赛之前给你戴上了,lucky~

        “维克托知道吗?这个赛季是我滑冰生涯到现在为止最棒的赛季!

        “维克托,我没醉哦。

        “维克托,我爱你。”

        感觉到抱着自己地人手臂的收紧,维克托的心情非常好,嘴唇上扬半开玩笑的说:“不过勇利居然完全不记得自己当时在banquet说的话,真过分。”

        “诶?真的?”勇利拉开了拥抱,吃惊的瞪着维克托,眼睛在窗外照进的灯光下闪闪发光,“我说了什么?”

        这时,一道烟火在夜空炸开,绽放出美丽的线条,照亮了夜空,也映照在的脸上,让他们看清了对方眼中的流淌那温柔的深情。

        “记不清了。”

        维克托伸出手摩挲勇利被夜风吹得温度有些低的脸颊。

        “但这是改变勇利一生的……秘密哦。”

        语毕,附身,唇瓣紧紧相贴。

 

        “美奈子,要不要把那两个孩子叫下来看烟花?”宽子放下碗,欲起身上楼。

        “不用,”美奈子拉着宽子重新坐下,“他们房间又不是看不到。”

        他们也许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呢。

        美奈子把自己的坐姿改成半躺,看着窗外闪烁的烟火,晃了晃手里的酒杯,让冰块和玻璃杯碰撞发出好听的叮当声。

        嘛,新年快乐。

 

End

碎碎念:

因为晚上有事情就提前发了,

虽然元旦对中国人来说好像没那么重要但是对日本和俄罗斯来说应该算是比较正式的节日吧?

紧赶慢赶终于写完啦!

字数不知道你们会不会一本满足

新年快乐哟~

评论(25)
热度(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