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木姜子 —

〖YOI/维勇〗何道同归(1)

  • 战地记者维×医疗兵勇

  • 短篇有肉渣 ooc属于我

  • CP:Yuri !!! on ice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胜生勇利

文/木姜子

        “轰”

        原本处于安全区的在夕阳下能给人无限安全感的楼房在炮弹下轰然倒塌了几乎半边,就像没有支架的躯体,石板在尘土飞扬中不断砸落,不给人一丝喘息的时间。

        这次巷战持续的时间太久,敌人终于忍不住冒险的开始尝试炮轰军队的临时休息区。

        那是维克托刚刚说自己要前往拍摄的建筑!

        耳朵被爆炸声震得嗡嗡作响,勇利的大脑里也出现了短暂的空白,甚至有种让他想要呕吐的失重感。

        “医疗兵!医疗兵!”

        周围的刚刚还在休整的士兵中爆发出一阵骚动,不知是谁高声呼喊着医疗兵,这才把勇利的意识拉了回来。

        “没有士兵在那里休息,不需要医疗兵!”士官反应最快一路小跑,已经站到休息区域的中央,“整队!暂时后撤!”

        “是!”

        良好训练的军队迅速行动起来。

        趁着队伍里的大家都在收拾装备,勇利提起医疗挎包一个箭步冲到长官面前:

        “报告长官!战地记者维克托刚才前往被袭建筑!医疗兵勇利申请前去确认伤亡!”

        其实只要仔细观察,就能看见勇利的嘴唇在不住地颤抖。

        “去吧…”吃惊于那楼房里竟然还有人,士官低下头沉吟片刻后同意了,“下个据点位置你应该知道。”

        “是!”

        收到准许后勇利向士官投以感激的目光,便转身头也不回的向那幢倒塌半边的楼跑去。

 

        硕大的瓦砾组成了荒芜的废墟,满地的碎石与玻璃,断裂的水泥板里是根根锋利的钢筋,像地狱探出的枯瘦手臂,也许会把靠近它们的人拉入死亡的深渊。之前沙尘早已平静下来,只是偶尔随着勇利脚步的移动低低扬起形成的风产生肉眼可见的旋涡形状。

        除了军队撤离时的悉悉索索的脚步与火焰燃烧木料发出的噼啪声外,四周安静的可怕,勇利甚至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

        建筑残留的的完整部分里,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

        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崩溃的情绪,他疯狂地扑到废墟之间去,用手挖着堆砌的水泥块。

        维克托是战地摄影记者,也是勇利的恋人。

        也是偶然,两人在战场后一见钟情,顺理成章的走到了一起。

        在这种随时都会有子弹飞来把你的脑袋像个南瓜一样打穿的特殊环境中,长官也对这种事睁只眼闭只眼,毕竟也许每天都有可能是士兵生命的最后一天。

        没有人会关心除自己以外的事情,只会勒紧裤带把脑袋别在腰上,在睡前祈祷死神不要这么快来点名。

        他们和普通情侣没有区别,牵手、接吻、还有做爱,只不过次数少得屈指可数。

        但在别人眼里,勇利和维克托的爱情是淡淡的,不知道的人也许会认为他们是普通朋友而已。

        “感觉我们就像临终前找个伴呢。”有一次维克托曾半开玩笑地这么说,换来的是两人的同时沉默。

        他们其实心知肚明,在震耳欲聋的炮弹、飞扬的呛人尘土、需要不停更换换弹夹的枪、喷洒或是流淌的鲜血、每天都像生活在幻象中,这份感情弥足珍贵。

        也尤为真切。

 

        嘴唇颤抖着呢喃那个名字,玻璃碎屑和坚硬的水泥划开、刺破他的手指,留下斑斑波波的血迹。

        动作带动着空气,沙尘又开始飘起来,呛得勇利直咳嗽。但是心里却有一丝喜悦。

        要是找不到血迹,说明维克托没有受伤,就没有死。

        被灰尘呛得实在难受,勇利直起身想呼吸上层的空气。

        这时,勇利的心跳几乎停滞了一秒,因为他看见不远处的石块下,好像露出了说明白色的物体,与暗淡的水泥不同,在他现在的角度看去格外显眼。

        正当勇利要上前去看清楚,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tbc

注释:

  1. 战地记者指在战争中报道新闻的记者,又称“随军记者”,是新闻工作者中的一种职业分工。他们根据亲身经历和见闻所采写的战地现场新闻或目击新闻就是战地报道。

  2. 巷战,一般也被人们称为“城市战”,这是因为巷战是在街巷之间逐街、逐屋进行的争夺战,发生的地点通常都是在城市或大型村庄内。其显著特点一是敌我短兵相接、贴身肉搏,残酷性大,二是敌我彼此混杂、犬牙交错,危险性强。

评论(35)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