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姜子

〖YOI/维勇维(短篇完结)〗骑士与他的龙

  • 骑士维克托*龙勇利

  • 王子客串:尤里

  • 脑洞奇怪、剧情奇怪、文笔奇怪的故事 ooc属于我

  • CP:Yuri !!! on ice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胜生勇利


文/木姜子

        湿润润的风轻轻地扫着, 晨曦徐徐拉开了帷幕,又是一个绚丽多彩的早晨,带着清新降临人间。

        今天的王国依旧平静安详,除了……

        “陛下!尤里王子又被龙抓走了!”

        正在和大臣们商讨的国王听到禀报后连头都没抬:“这个月的第几次了?”

        “殿下,今天,”禀报的士兵犹豫了几秒,“是新的一个月的第一天。”

        “哦,这样啊,”国王对这个回答有些不满,他皱了皱眉,“又要麻烦你了,骑士维克托。”

        “好的,殿下。”

        刚才听到士兵的禀报后就早已准备好的帅气骑士收到命令便起身离去。

        随着宫殿大门合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宫殿内的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殿下,”坐在一旁的老臣犹犹豫豫地开口,“那龙到底……”

        “ 有谁不知道那龙的心思,”国王继续浏览手中展开的卷轴,语气中有几分无奈和好笑,“‘只有骑士维克托前去,我才会放小王子回到国家’,也只有维克托骑士真的会什么都不懂地陪那龙玩这么无聊的游戏。”

 

        那我们英俊的骑士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貌似,不是这么回事哦~

 

        维克托骑在马上不紧不慢的前进,好像自己这趟出来不是去解救小王子而是在散步。嘴角上扬,心情和阳光一样灿烂。

 

        第一次见到那龙的时候,自己还真的很吃惊。那条英俊魁梧的龙的人形居然是个纤弱的少年。

        不过当看到少年轻易的搬走自己城堡前由于山体滑坡滚落的一人高的石块时,维克托对人不可貌相这个道理深信不疑。

        那龙的名字叫胜生勇利,真是奇怪的名字。

        被勇利半推半拉地带进城堡后按在柔软的靠窗座椅上,面前都是精致的点心,外面的景色很不错,看来这是打算喝下午茶?

        维克托饶有兴致的摸了摸下巴,不动声色地等待那龙还会弄出些什么事来。

        随后勇利拿出各式珍宝,殿堂内的珠光宝气简直要把太阳都给比下去,还说他要把这些都送给维克托。着实把维克托吓了一跳。

        不过维克托自然是不收的,因为据说收了龙的礼物将会永远留在龙的城堡里。

        “你会经常来吗?”坐在维克托对面,勇利眼睛微微睁大,充满期待地看向优雅地端着红茶杯的维克托。

        “嗯……这貌似不行。”维克托假装为难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礼貌地回答道。

        “好吧。”当时勇利很是失望,他的头微微低下,如果勇利的头上长了兔子或者猫那样的耳朵,估计现在也是耷拉着的。

        你可是龙啊,请不要做出这种被欺负的小动物一样表情好吗?

        维克托居然难得的腹诽。

        两人之间的气氛陷入短暂的沉默,正当维克托在考虑要不要提起他是来解救尤里王子的事情时,勇利猛地抬起头,眼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那我每个月都把王子抓走,你是不是每个月都会来了呢。”

        维克托觉得自己的太阳穴在突突地跳,揉了揉眉心,他还是如实回答了这个问题,“会。”

        “那好吧。”勇利认真地点头道。

        “噗。”嘴里还没咽下的茶水险些被喷出来。

        反正到时候他也会腻的,而且他也不可能真的每个月都来抓尤里王子。

        维克托这么安慰着自己。

 

        但是,这条龙居然做到了。

        而且还是一个月把尤里王子抓走很多次的那种。

        尤里王子的心态也是好的可怕,从开始还拔出佩剑挥动两下以示威胁,到现在的无动于衷甚至还会主动爬上龙背坐好。

        王子是不是把这当做免费出游了。

        维克托表示曾经有一段时间他很想思考人生。

        不过好在勇利从来都没有伤害王子,而且维克托每次前去龙的城堡,勇利还会很热情地招待他,不是想给他各式宝物,就是缠着他,让他说人间的故事。那会说话似的漂亮眼睛让维克托从来没有拒绝的理由。

        事实再次证明,人是种会变的生物。

 

        真是条奇怪的龙。

        这是第一次见到勇利的维克托。

        真是条可爱的龙。

        这是后几次见到勇利的维克托。

        我想我是爱上这条龙了。

        这是现在的维克托。

        不错,我们的骑士,不知不觉地爱上了龙。

        勇利自然也是喜欢维克托的,否则他不会大费周章来把王子抓走无数次。也不会每次在维克托闭眼小憩的时候都会偷偷打量维克托甚至有时还会摸维克托的唇。

        不过指尖碰到那块特殊的肌肤时,勇利就像被刺伤一样缩手,脸颊通红地又坐回椅子上。

        当然,勇利的小动作维克托当然知道,他很多次也坏心眼地装睡来换取勇利与他这短暂的肌肤接触。

        不过,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看到眼前慢慢放大的城堡,维克托收起嘴边的笑容,陷入沉思。

        毕竟事情牵连到尤里王子,不知道国王殿下能容忍多久。

        维克托随意的拨弄着眼前的刘海,这是他思考时的习惯动作。

        很快,一个想法从他的脑海快速闪过。

        也许,这行得通。

        笑容再次攀上嘴角。

 

 

 

        “你不觉得每次都把尤里王子抓来事件很麻烦的事情吗?”

        维克托和勇利在海边散步,他任由浪花打湿自己的裤子,装作不经意地说。

        “嗯…有点…”勇利托着下巴思考,然后无所谓地摆摆手,“不过尤里很轻的,没事。”

        “但是我觉得很麻烦啊。”维克托特意拉长了尾音,让自己的语气像是撒娇一样。

        “啊!抱歉,”勇利停下脚步,咬着下唇,像个做错事情的孩子,“那我以后不这样了。”

        习惯性的揉着勇利柔软的黑发,维克托的声音温柔的似乎可以挤出水来:“勇利,我们玩个游戏怎么样?”

        “好啊!”对人类世界很感兴趣的勇利自然是喜欢这些人类发明的游戏,之前的失落一扫而空,“什么游戏什么游戏!”

        “如果勇利下一次能把尤里王子抓走,”维克托侧身看着即将落下的夕阳,西天的晚霞挥动着绚丽的纱巾。膜糊间,把一切都镀上了金黄色,“我就答应勇利一个要求,如何?”

        “所有要求都可以?”勇利的表情如同万千星辰般闪烁着。

        “当然~但是勇利输了,也要受到一个惩罚哦~”维克托微眯着眼,隐去眼里闪过的狡黠。

        “唔……好吧!”勇利认真的点头道。

 

        真是奇怪的游戏。

        趁着夜色化作黑龙飞向城堡,勇利这么想着。

        带走尤里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上次把这个游戏悄悄和尤里说之后,尤里还非常配合的表示一定会等他来。

        今天这么早睡了?

        看到尤里的房间难得没有亮灯,化作人形站在窗台上的勇利疑惑的歪着脑袋。

        指尖轻点,窗框上的锁应声而开。夜风带着凉气吹进房间,掀起了薄纱床幔,良好的夜视能力让勇利看到床上空无一物。

        没有人?

        勇利大惊失色,慌乱的冲到床边掀开之前摆放整齐的被褥。

        也许是因为失落感如同海水般袭来,把勇利吞没。所以他没有感觉到有个人悄悄地走到了自己的身后。

        “谁!”

        后半个字节硬生生的被卡在喉间,毫无防备的勇利已经被那人抓住手腕掀在柔软的床垫上。

        “勇利输了~”维克托的声音却没有一点惋惜,甚至还带有几丝愉悦,“要接受惩罚哦~”

        “维克托?”身体的近距离贴近让勇利的脸早已红透,僵硬地开口,“游戏结束得是不是太快了?”

        像是在思考这个问题,维克托沉默了会儿,但又沉声道:“以免夜长梦多。”

        ……

        “就算是上刑场,你也得给犯人的亲友一个劫法场的机会啊。”勇利的内心的小人正在拼命捶床,“这样也太不解风情了。”

        “不解风情的人应该是勇利才对。”维克托放松了自己手臂的力气,让自己得以趴在勇利的胸膛上感受身下那人有力的心跳,“明明一点也不坦率。”

        勇利不自在地别过脸去,虽然是夜里,他也很害怕让维克托看见自己脸上的红晕:“维克托都在说什么啊。”

        “勇利喜欢我,”维克托支撑起自己的身子,用手捏着勇利的下巴迫使他看向自己,“不是么?”

        所有的话语都梗在喉间,勇利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什么。

        “如果我说错了,那勇利请把我推开。”维克托抓住勇利的手放到胸前。

        那是心脏的位置,鲜活、热情地心脏震得勇利手指发颤,其实如果龙特有的锋利指甲稍稍用力,别说是推开,轻而易举的能让维克托血溅当场。

        仿佛是因为多年的爱慕终于寻找到喷发的出口,勇利的指尖的嘴唇都在颤抖。

        “没错,”最终,指尖贴着维克托的胸蜿蜒而下,双臂紧紧地环住了维克托,勇利把头枕在维克托的肩上,声音几乎要被夜风吹散,“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勇利,”在勇利的耳边慢慢呼出气息,惹得对方轻轻打颤,维克托满意地勾起嘴角,“那勇利准备好接受惩罚了吗?”

        “我……”这句话成功让没有任何经验的小龙的脸彻底红透。

        “惩罚就是——”松开对勇利的压制,维克托站起身,指尖抵在自己的唇上,像是在说着什么秘密,

        “勇利要把我抓走哦,一辈子的抓走。”

        勇利坐起身子,再次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瞪维克托。

        “怎么,勇利不愿意?”维克托装作失落地要离开房间的样子。

        呼——

        身后一道劲风的声音,维克托再次转身时,阳台上攀着那通体漆黑的龙,眼睛在月光下宛如上好的琥珀,也许是看到维克托眼里的惊讶,龙得意地昂着头:

        “上来吧。”

 

        清晨,东方出现了瑰丽的朝霞,镇里的房屋屋顶飘着缕缕炊烟,空气中弥漫着轻纱似的薄雾。

        依旧是美好的一天,除了……

        “陛下!骑士维克托被龙抓走了!”

 

End


碎碎念:

刷牙时候突然想到的脑洞

试着写了一下

如果觉得哪里文笔有问题或者剧情太紧凑的话请一定要告诉我【鞠躬】

耿直的龙boy还是很萌的

评论(51)
热度(918)
维勇维无差 龟速复健 感谢打赏
喜欢可爱的东西
不擅社交 不想折腾
坑好多鸭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