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姜子

〖YOI/维勇〗连理枝(三)

  • 军官维*歌舞伎勇

  • 短篇,ooc,架空

  • CP:Yuri !!!on ice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胜生勇利

文/木姜子

        以雅科夫的性格,除了自己最好的学生维克托,他一般不喜欢外人出入他的家。所以这次他把作为维克托的副官的尤里也找了去,就能说明这次的事情很严重。

        “我收到了米拉和波波维奇的暗号。”不等维克托坐稳,雅科夫已经开口,他有戴帽子的习惯,所以眼睛被帽檐遮挡着让人看不清表情,“敌方正在计划刺杀维克托上校。”

        “又来?”站在维克托座椅旁双手环胸的尤里指尖猛然收紧。

        倒是维克托并没有反应,他依旧架腿而坐,跷着一只脚,手指拨弄着自己的刘海,目光停留在雅科夫摊在茶几上还未来得及收拾的报纸上,好像雅科夫只是在转述天气预报一样:“消息可靠吗?”

        米拉和波波维奇也是雅科夫的学生,他们早在战事爆发之前就已经打入敌人的内部,说得普通些,也就是卧底。

        只要是有心人都能听出维克托的这句话是在质疑米拉和波波维奇。

        “维克托!”看到自己最宝贝的学生漫不经心地样子,雅科夫自然是气不打一处来,顾及在场的尤里,雅科夫做了几次深呼吸,勉强压下自己的怒火,“你不相信他们就是不相信我!”

        本来还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没想到又是场连依据都没有的刺杀而已。

        维克托手撑在座椅扶手上扶着头,索性闭上了眼睛,反正对于这个老师的话,他向来都只是选择性的听。

        他之所以怀疑米拉和波波维奇两人。不是没有原因的。

        五个月前他们也传来急电说敌方已经派人来到军营刺杀自己,结果害得整个军营直接进入高度警戒,所有人提心吊胆了两三个月,但这件事就像石沉大海一样完全没了下文。

        毕竟这米拉和波波维奇在敌营呆很长的一段时间,而且军营没有安排新的卧底插入敌营,所以现在这两人的心思真的很难确认。

        雅科夫自然是知道维克托在顾虑什么,在无奈的叹息后雅科夫站起身,向尤里招了招手:“跟我来。”

        尤里犹豫地目光在维克托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儿,随即转身跟上雅科夫的步子走出房间。

        估计这老头子又是在嘱咐尤里怎么看紧自己。

        维克托睁开眼睛瞥了眼关上的房门。

        也真是讽刺,我又不是小孩子,还要天天被人看着。

        维克托调整姿势,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些,拿起桌面上的报纸。

        嗯,今天的故事专栏不错。

 

        总之,维克托对刺杀的事件可是毫不在意。

        反正在军校里格斗术和防身术的考核成绩都是优异,军营的训练他也从没落下,因两个信任值大打折扣的卧底带来的情报而吓得心惊胆战,或者天天在军营里当缩头乌龟,这不是维克托的风格。他喜欢不同的挑战。

        尤里副官在劝说几次无果后也放弃了,毕竟维克托的军衔是上校,他也没有理由去怀疑上级的想法,况且还是个能力很强的上级。

        用尤里在食堂与披集少尉的聊天的话来说,就是:“我又不是没事干整天在那打毛衣的老婆婆,没必要多管闲事。”

        所以,维克托每天的行程并没有做任何改变,甚至还多了一个地点

        ——红灯区。

 

        勇利已经习惯了维克托晚上几乎是准时的到来,由于维克多的时间选的很好,每次都能在勇利的表演场做完了后正好能一起上楼。

        果然,人有的时候是需要关系这层保护网的,尤其是像勇利这样的特殊工作者。

        有了“上校维克托”这强硬的后台,勇利的生活终于有所好转,自从那天维克托买下他三个月后,他第一次睡得安安稳稳直到自然醒,换了温暖的房间。

        说到房间,那是维克托在第二天来到后与勇利闲聊时,得知勇利晚上都睡在漏风的小房间里,他二话不说地直接找来老鸨额外订下的高级包间,时长当然也是三个月。在拿到钥匙后转身就给了勇利。

        所以,至少这三个月里他不会再从打骂声中醒来,也不用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着入睡。下楼时那些以前嘲笑他的小倌们眼里的羡慕,都让他再也不用畏畏缩缩的看人脸色行事。

        维克托从来没有要过勇利,一次也没有。

        他每天的到来后,两人或是相互无言对酌,或是谈心。连聊天的内容也仅仅是对方以前的经历与无关紧要的过往故事,一个月中,连仅有的肌肤接触也只是两人上楼时维克托搭在勇利肩上的手。

        虽然不知道维克托出于什么目的买下自己,此时的勇利是十分感谢他的,但心里也有些嗔怪维克托,为什么他就看不出自己的心意呢。

        维克托真的是个在感情上温柔又笨的人呢……

        每次上楼时维克托搂住勇利避开狭隘楼梯上的其他人时,勇利都会垂下眼眸,这么想着。

 

        但勇利或许不知道,维克托也是在小心的经营着这份乱世中珍贵的爱情。

 

         所以,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不是么?

 

Tbc

 


评论(26)
热度(508)
维勇维无差 龟速复健 感谢打赏
喜欢可爱的东西
不擅社交 不想折腾
坑好多鸭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