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木姜子 —

〖YOI/维勇〗连理枝(四)

  • 军官维*歌舞伎勇

  • 短篇,ooc,架空

  • CP:Yuri !!!on ice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胜生勇利

文/木姜子

        当看到维克托满是鲜血地跌入前厅时,勇利觉得好像有什么死死地堵在他的口鼻、喉间,让他呼吸困难,快要晕厥过去。

        就像有颗炸弹在他面前爆炸一样,大脑里只有空白。甚至耳边的嘈杂都渐渐远去了,留下“嗡嗡”的耳鸣声。

        维克托弯着腰,一只手死死捂着自己的胸口,但这也不能阻止血液沿着指缝争先恐后地流出。刘海沾染着暗红的血迹,凌乱地垂在眼前让他根本看不到眼前的路线。他只能凭借之前的记忆,扶在低矮的榻榻米上,艰难地向前挪动。每向前一步,都会留下斑驳的血迹与带血的掌印,触目惊心。

        客人和妓子们尖叫、后退、躲避,不约而同地一起向周围缩去。就好似维克托是种只要看到就会被传染的瘟疫,许多矮榻都被打翻,坐垫也凌乱的叠着,场面混乱至极。

        不知是谁撞到了勇利的肩膀,才让他猛地回过神。

        几乎是同时,勇利跳下舞台,不顾形象地提起和服的下摆,跌跌撞撞地像维克托跑去,期间好多次都险些被推到路中间的矮榻绊倒。他的动作极快,抓住维克托在榻榻米上摸索的手,把那手臂抗在自己的肩上,不顾自己那水蓝色和服被血液染红一片,径直上楼。

        “勇利……”

        身体动作的变化让维克托微微再把眼睛睁开些,他把头靠在勇利的肩上,嘴唇靠在对方的耳边,声音嘶哑但是轻得宛若游丝。

        现在的他可以说是只有出气没有进气,唇部牵动着脖颈的皮肤,不经意间把胸前的伤口撕得更大。

        “别说话!”

        勇利很少会这么急躁,维克托现在的情况已经够糟糕的,居然还有心情和他说话。

        所有憋在心里的词汇在此时竟然都化作流出的泪滴。

        不过现在不是哭的时候,看到有更多的鲜血顺着维克托的伤口流出,勇利赶忙掏出手帕,把维克托捂着的手轻轻抬起,把手帕垫了进去后又让维克托把手按在帕子上,稍稍施加了一个力,示意维克托把伤口按的更紧些。

        那块手帕,它其实是勇利姐姐留给他唯一的物件。也可以说,这是勇利仅有的与家人有关的东西。勇利曾给维克托看过它。

        前厅的骚动似乎渐渐平静下来,因为勇利可以勉强听见矮榻搬动的声音,有客人不满的高声抱怨,还有一些小倌依然装作害怕的样子往身边的客人怀里撒娇声。

        勇利的脚步踉跄又急促,回到房间急忙扶着维克托平躺在床上。

        幸运的是,也许手帕按住伤口真的有效,维克托的伤口流出的血液的量有明显的减少。

        在抽屉里找出绷带手忙脚乱地给维克托包扎,也许真的是因为太慌张了,他无意间把那块止血的手帕当做加压包扎的棉垫。

        剪去多余的纱布与绷带后,勇利静静地坐在床边。

        屋子里的气氛陷入了沉寂,只剩下暖气流动的声音和维克托还带些许痛苦的呼吸声。

        维克托的衣物上都是大片血迹,勇利自然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涂着惨白的粉霜的脸颊上也蹭到了不少血液,水蓝的和服与被浸染成斑驳的紫色,两个人都像是从血池里捞出来的一样。

        “维克托,”勇利轻轻抚上维克托的脸庞,“对你来说,我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存在呢?”

        沉默了一会儿,因为维克托不可能回答。

        他现在双眼紧闭,由于失血,他的皮肤变得更加白。但是这不是白皙,而是苍白,勇利觉得自己能透过皮肤看见青紫的静脉。

        如果不是因为呼吸的声音,勇利甚至可以认为眼前的人已经死去。

        “啊……你在休息吧,抱歉。”垂下眼眸,勇利仿佛自言自语地呢喃,“那能不能听我说说话呢。”

        得不到对方的回答,勇利便自顾自地讲下去:

        “还记得第一次的见面,我就被你深深迷住了。

        “啊!不仅仅是外表,当然还有气质之类的。

        “维克托真是个温柔的人呢,

        “‘一定是军营最有魅力的军官了’,我是这么想的。

        “不过后来居然在花街相遇……真的吓了我一跳。

        “那个时候,我居然有种心在滴血的感觉。

        “问了好多人,他们都说以前没见过你,

        “我误会了你,抱歉。

        “不过,为什么要买下我三个月?没有提过什么要求,又没有要我,就是为了谈心?

        “你是不是喜欢我?

        “抱歉……我好像又自作多情地误会了

        “但是你真的很过分!

        “我会因为你而或喜或悲,我会记住你每次不经意说的喜欢的东西

        “我会每天在你离开后期待第二天的到来,这可是之前没有的事情。

        “甚至,我会因为你偷偷计划着逃走。

        “总之……维克托,我喜欢你。

        “非常非常喜欢的那种。

        “啊啊~趁着别人昏迷的时候表白,很卑鄙吧。”

        泪水如同断线的珠子,打在勇利撑着床沿的手背上。

        “但是……能不能允许我自私一回呢?”

        碰触维克托脸庞的指尖在不住地颤抖,也许是害怕惊扰维克托,勇利赶忙收回手指。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我喜欢……”

        话语突然顿住了,勇利好像想起什么似的咬了咬下唇,深深吸了口气。

         “刚才都说错了,

        “应该是……

        “我爱你。”

        勇利抓住了维克托靠近床沿的手,像抓着什么救命稻草一样。

        他顺着床沿俯下身,用双手遮挡着脸颊,让泪水肆意地流淌。

 

Tbc


小虐怡情_(:зゝ∠)_

我就喜欢这样的告白嘿嘿嘿

好气哦卡文了,低谷期不想码字

评论(36)
热度(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