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木姜子 —

〖YOI/维勇〗连理枝(五——完结)

  • 军官维*歌舞伎勇

  • 短篇,ooc,架空

  • CP:Yuri !!!on ice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胜生勇利

文/木姜子

       副官尤里得到消息后脸色黑得可以吓死人。用后来老鸨的话形容,当时的尤里颇像个前来捉【河蟹】奸的女人。他带着一批救护员冲进前厅,问出维克托人在勇利房间后,一把抢过老鸨哆嗦着递给他的勇利房间的备用钥匙,让救护员留在原地待命,自己则气势汹汹地向楼上冲去,

       如果可以,他一定要把这个叫做胜生勇利的人凌迟一百遍!

       军靴发泄般地踩在二楼的木质地板上,发出巨大的“咚咚咚”的噪声,让走道两旁包间里的很多人皱起眉来,甚至有人拉开纸门,不满的看向这个打扰他们的罪魁祸首,但又碍于对方肩章上的军衔,只能合上纸门抱怨几句。

       也许用力踩着地板真的能达到宣泄的作用,当来到老鸨所说的勇利的房间的门前时,尤里居然能做到用钥匙插入锁孔开门,而不是一脚直接让门轴报废。

       但是当尤里看到房间内的情形时,他恨不得把门板连门框都给卸了。

       “你……在干什么!”

       此时的勇利正一手扶在床沿,另一只手搭着平躺在床上的维克托的肩,他弯着腰,脸几乎要贴上维克托的脸。

       确切地说,是他的唇已经触碰到了维克托的唇。

       尤里的突然出现显然让勇利有些措手不及。他慢慢直起身子,但看向站在门口的尤里的眼神中居然有几分呆滞。

       “维克托上校是睡美人哦?”尤里几步就走到勇利跟前,丝毫不掩饰眼中的戾气,居高临下地看着勇利,同时瞥见维克托身上的纱布后,语气稍稍缓和,“你这是打算吻醒他?”

       气势上的压制让勇利情不自禁地发抖,他垂着双眸,说出的话语也有些答非所问:“我不知道……”

       尤里可没任何心思听下去,他扛起维克托一边的手臂,训练有素的动作干净利索,但是维克托与他的身高差距还是让他踉跄一步。

       “愣着干什么?”尤里朝勇利扬了扬下巴,示意勇利背起维克托另一边的肩膀,“快来帮忙!”

       在两个人的帮助下,维克托最终顺利的躺在救护队的担架上。

       看到救护员们麻利地把抬着维克托的担架搬上医疗队的车,尤里也终于松了口气。

       “我大概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也看到了,”尤里转过身拍了拍一直在他身后低着头沉默不语的勇利的肩膀,轻轻叹气,语气严肃,“如果不是为了来找你,维克托也不会支开身边那些我派去保护他的人,他也不会遇袭。”

       勇利依旧低着头,表情也没有丝毫变化,应该说从刚刚开始,他一直是麻痹着的。

       “剩下的两个月,你们还是不要见面了。”尤里搭在勇利肩上的手指微微施加压力,“再这么下去,维克托会被你害死。”

       这句话犹如往平静的湖面投入一块石子,不仅是勇利,连距离他们比较近的客人们也面带吃惊地悄声议论起来。

       不知道是感觉到肩上的五指传来的不容违抗的力量,还是那句“维克托会被你害死”,勇利神使鬼差地终于做出了回应。

       他点了点头。

       得到自己想要的回应,尤里满意的转身离去。

 

       接下来的两个月,除了表演的时间,勇利只待在那间暖阁里。大概是因为那房间里有他和维克托相处过的痕迹。

       虽然闭门不出,但幸亏有一位平时把勇利当做弟弟照顾的花魁,勇利的消息网络依旧很灵通。

       ——维克托的伤口偏离了心脏一点,再加上处理及时并没有生命危险。

       ——袭击维克托的人是他的师妹,之前被派去敌营当卧底的米拉。

       ——另一个卧底波波维奇依旧在敌营没有回来,已经被确定叛变,理由不明。

       ——维克托的伤休养了一个半月已经痊愈。

       ——战争结束了。

       当然,那些说是勇利害维克托的留言也不少,有些小倌也会在勇利登台前对他冷嘲热讽,被主顾玩腻、害死主顾,反正什么难听说什么。

       若是以前,勇利还会与他们争个脸红脖子粗。

       可是现在,他早已心如死灰,对这种话自然一点也不在意了。

       勇利只盼着这三个月能快点结束,让他再回到以前那活一天是一天的日子。至少那样的他,还要忙着思考怎么生存。

       时间依旧不紧不慢地走着,到了最后一天。

       一月份的圣彼得堡依旧几乎每天都在飘雪,让糟糕的心情陷入谷底。

       “妈妈桑让我给你带话,你不用回去了。”

       不知何时出现的花魁懒懒的手臂环胸倚靠门框,香烟在指间燃烧,她的一双美眸斜睨着在收拾衣物的勇利。

       “为什么?”虽然不惊讶于花魁的突然出现,但这个消息还是让勇利讶异地转过身。

       “有人给你赎身了,”花魁吸了一口烟,用满足的神情徐徐吐出烟雾,“他还要带你走。”

       勇利抓着衣物的手指紧了紧:“我不去。”

       “就知道你会这样,”像是料到有这样的回答,花魁也不恼,甚至微微笑了起来,眼里尽是万种风情,“你先看看这个再做决定也不迟。”

       她伸出了之前环抱在胸前的另一只手,手里的东西让勇利瞳孔猛地收缩。

       花魁不紧不慢地说着,饶有兴致地打量勇利的表情变化。

       “说你一开始肯定不会离开,所以他让我把这手帕带给你。 

       “真是个奇怪的男人,不让我明白地告诉你他是谁,居然还质问我是不是我教的你抽烟。

       “哦对了,他还让我对你说:

       “‘最过分的人还是想趁人昏迷悄悄地表白的勇利吧,不过我原谅勇利啦,谁让我也爱勇……

       “诶!勇利你跑什么,小心楼梯!”

       盯着勇利风似的跑走的背影,花魁的嘴角勾起欣慰的笑容,不过眼里也有些许嫉妒。

       她手指极快地张合,掐灭了手里的烟头后转身离去,背影落寞。

       勇利跌跌撞撞的跑着,好几次险些踏空楼梯跌下楼去,他大口喘气,平息着自己几乎要跳出喉间的心脏,以及由于激动不住地颤抖的双手。

       外面的天色很暗,依然飘着雪花,不过勇利顾不得这些,他径直冲出大门,扑向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对方当然也有所准备,在稳稳地接住勇利后把他紧紧抱在怀里,好像是害怕只要松手,勇利就会永远消失。

       依旧是那宝石般美丽的眼睛,但它们再也不会像宝石一样冰冷。那人虽撑着伞,银白的发丝却依然被飘散融化的雪水打湿,在橘黄色的暖光下却显得异常动人。

       彼此拥抱的瞬间,于暗中发出微光,如同只有在夜色里才能被发现的萤火。一切都在继续,一切都无恙,两人的感情终于又回到了最初的相遇。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连理枝》完



2017年1月10日03:28:17

10763字

《连理枝》终于完结!

首先是感谢环节_(:зゝ∠)_

感谢@海產seafood 在我当时百粉点文里提出的这么棒的梗。很抱歉我好想没有写出尤里暗恋维克托的感觉来,但还是希望你能喜欢这篇文。不知道为什么lofter艾特不了这个妹子,所以如果妹子你能看到结局的话能不能告诉我你喜不喜欢呢?

感谢 @墨潇(高三明年见) 的仔细的捉虫,我这种错别字连篇的人真是让你辛苦了【鞠躬】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以上排名不分先后)

其次是我对这篇文的看法,个人很喜欢这种题材。尤其是每次写到日式的细节都会觉得很有味道,【在此给大家安利一部动漫《怪化猫》】

写文章的时候一直在查资料,比如说俄罗斯军衔,俄罗斯上校年龄,艺妓和歌舞伎的区别,歌舞伎服装特色,日本和服颜色限制,圣彼得堡气候等_(:зゝ∠)_

总之,一个月不到,五个章节,完结,对这个结局还是很满意的x虽然不知道各位满不满意。

最后依旧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づ ̄3 ̄)づ╭❤~

祝各位学生党考试获得理想成绩,祝工作党们工作顺利,祝过年回家的小可爱能买到火车票。

2017年1月10日03:52:00 于上海 在乌漆墨黑的房间里打着哈欠的木姜子


评论(39)
热度(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