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木姜子 —

〖YOI/维勇〗为什么大家都掉色了(3)

改文的时候就发神经一样的全程哈哈哈哈哈😂

失色:

维勇退役未婚设定

欢乐谷(Pleasantville)AU

联文(本章作者 @琳雅萱 修改 @木姜子  )

  

目录:(1) (2) (3)

  

Ch3

  


  

       慌慌张张地将掉落在地上的遥控器踢到柜子之下,他们享用完了早饭,拒绝再来一碗荞麦粥的盛情,勇利和尤里拿着谢尔盖准备好的皮罗什基出门了。

  

 

  

       “别忘了下午少年宫的加强训练!”谢尔盖在他们身后喊道。

  

 

  

       走在路上,勇利忍不住问道:“尤里奥,《冰上欢乐行》……是一部怎么样的电视剧啊?”

  

 

  

       “你没看过?”尤里瞥了勇利一眼,“我以为像你这样疯狂的粉丝应该会把和老头相关的所有东西都刷一遍。”

  

 

  

       勇利干笑了几声。并不是他不看,而是他看不到啊。

  

 

  

       “这是一部有关滑冰的电视剧。”尤里没好气地答道。

  

 

  

       “大概能猜到,有没有具体一点的剧情?”

  

 

  

       “哈,我也只是小时候陪爷爷看过,你指望一个三岁小孩记住所有剧情?这种事情只有维克托那种没事干的人才关心。再说你为什么要知道这么详细。”尤里皱起眉头,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哦天哪,猪排饭你是疯了么?难道还想在这里生活下去?”

  


  

       尤里的脚步停了下来:“我可不奉陪!我还要准备下个赛季的比赛,没功夫陪你们玩这种角色扮演!简直难以想象我到底为什么会碰到这样倒霉的事情,还是被你们连累的!”

  

 

  

       “可是如果不按部就班在这里待下去的话……”勇利也皱起了眉头。

  

 

  

       “待下去?知道现在我们应该干什么吗?我,和你,应该坐在沙发上,等那个隔三差五放我鸽子的混蛋回来,然后完成我的编舞,更重要的是,我们应该是有颜色的!”尤里愈说愈激动,甚至还向后退了几步,似乎只要勇利一开口,不管说什么他就会立刻逃跑一样,“鬼知道那个老头到底干了什么,但我们现在最好把一切都回归正常,而不是去上那该死的学!”

  

 

  

       “但我觉得我们现在得先合作平安度过这几天,直到那个老爷爷回来,我们谁都不知道接下来……”

  

 

  

       “合作?猪排饭,你是不是刚刚粥喝多了把脑子都黏住了?”尤里表情古怪地看着他,“你竟然相信那种肯定是喝了伏特加的疯子说的话。要玩你去找你家里那位玩去,大概他也被弄了过来,我可不奉陪!”

  

 

  

       维克托,也在这里吗……勇利的眼睛黯了黯。

  

 

  

       在客厅的电视里看到的身影,专属代名词一般的后内点冰四周跳,维克托已经来了?

  

 

  

       可是,即便是到了另一个世界,他仍然不知道该如何与恋人交谈。难道跑上去搭上他的肩膀:嗨,维克托,这么巧你也穿过来了?天呐,这太傻了。

  

 

  

       “喂,猪排饭?猪排饭?你——”

  

 

  

       “嘟嘟,唔——”接连的长鸣打断了勇利的思绪和尤里的话语,一辆消防车极速驶来,在勇利后方不远处刹住了车。

  

 

  

       消防员从车厢内飞奔而出,冲向一旁倒下的废墟,列成一队,队伍尽头的一片瓦砾顶端时不时地滚落几块小石头。几位消防员来到废墟旁,小心翼翼地将砖石木板移开。

  

 

  

       大概是有人被压在下面了吧。勇利有些担心地看着那边的动静。

  

 

  

       消防队员似乎是有了些发现,更加卖力地开挖着,终于从废墟里挖出了——一只灰扑扑的小猪!?

  

 

  

       勇利用力地眨了几下眼睛,确定自己真的没有看错。

  

 

  

       “可怜的小家伙,”健壮的消防员轻抚着怀中刚刚“脱难”的小猪,“亲爱的小猪仔,不要怕啊。”然后在勇利和尤里惊诧的目光下如同接力一般将其抛给身后的人。人传人,直到将小猪送入铺好干草的铁笼中。

  

 

  

       随着清理工作的继续,一只只小猪被传送了出来。这些小猪的主人在一旁激动地握着领队人的手,说着感激的话语,每个人的脸上洋溢着欢欣的微笑。

  

 

  

       “这种恶心的笑容看的真是不爽。”尤里踹了一脚路边的小花丛,发泄着自己的不满,“靠!我们简直就是到了一个笨蛋村!”

  

 

  

       勇利在一旁不置可否。

  

 

  

       正当他们俩转过身,继续往学校的方向走去时,勇利猛地被人从身后抱了右臂。

  

 

  

       “勇利——”

  

 

  

       一个梳着双麻花辫的女孩冲着勇利甜甜地笑着,一双大眼正亮闪闪的看着他,距离近的都能看清她纤长的睫毛,可惜的是,如果她不是黑白的,那一定会比现在更漂亮些。

  

 

  

       “请问,你是……”勇利有些尴尬的后退一步,将自己的手臂解放出来。

  

 

  

       “诶,勇利你怎么啦?”女孩不依不饶,她也向前走了一步,脸几乎都要贴上勇利的脸。

  

 

  

       “噗!”身旁的尤里一脸坏笑地看着这一幕。

  

 

  

       “勇利和尤里昨天都没来上课,害得我好担心。”女孩的笑容从脸上消失了,“今天勇利却还问我是谁,真是、真是太令人伤心了。”

  

 

  

       勇利慢慢退到尤里的身后,悄悄地问道:“这位是……”

  

 

  

       “狄安娜·斯托罗尼克娃,你的,哈哈哈!”尤里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抱着肚子笑弯了腰,“哈哈,我迫不及待地想看到维克托的表情了哈哈哈哈!”

  

 

  

       “我的,什么?”勇利内心一紧。

  

 

  

       “你的,哈,你的恋慕者。不过我记得好像最后你还娶了她呢,哈哈哈!”尤里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他几乎要靠在篱笆上才能维持他的站姿。

  

 

  

       勇利瞬间石化般的呆在了原地。

  

 

  

       “勇利你真的不记得我了?我是狄安娜啊,一起上学一起在滑冰场训练的狄安娜啊。”女孩看上去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样子。

  

 

  

       “额,那,那个,狄安娜,”勇利有点不敢看她,或许他的脑子真的被燕麦粥给堵住了,“我……”

  

 

  

       “这个笨蛋从床上摔了下来,敲到脑袋了,现在神经正错乱着。”尤里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之后,随口解释道。

  

 

  

       “诶,勇利摔到哪里了?疼不疼啊?”狄安娜作势要抚上勇利的额头。

  

 

  

       “额,没事,我很好。”勇利不着痕迹地避开,“马上就要上课了,我们还是快点去学校吧。”

  

 

  

       他们三个并排走着,狄安娜喋喋不休,她依然想要关心勇利的伤势,而勇利也忙着躲闪,甚至刻意让尤里走在了他们俩的中间。

  

 

  

       最后,狄安娜自讨没趣,也闭上了嘴巴,接下来他们一路无言,直到看见那扇学生们说笑着走进的学校大门。

  

 

  

       “勇利我先走了,如果不舒服的话就告诉我哦!”狄安娜笑着跟两人挥手再见后跑向了她的伙伴们。

  

 

  

       勇利下意识也想向他挥手,不过尤里搭上了他的肩,他的身子被转了个方向。

  

 

  

       “那些是你的同班同学兼朋友,尤里指了指校门边,顺着他的方向看去,勇利看到了正在聊天的三个人,“叶菲姆·伊凡诺夫,瓦连京·费罗多夫斯基瓦列里·费罗多夫斯基。”

  

 

  

       “谢谢你,尤里奥。那你呢,过会儿去哪里?”勇利在心里默念了几遍这些名字,好让自己记得清楚些。

  

 

  

       “放心好了,在这部剧里我跟你差不多大,现在跟你一个班。”尤里奥有些不太自在的看向其他地方,“走了,猪排饭。”

  

 

  

       他们在校园里七拐八拐,才勉强找到了尤里记忆力“他们”应该待的教室。

  

 

  

       坐在教室内,勇利有些不安地拍了拍坐在他前排的尤里的肩:“尤里奥,你知道这里上课都教些什么?而我也不太知道俄罗斯的学校里一般都会教些什么。”

  

 

  

       “哈,我怎么可能在意这种细节。”尤里不爽地看了勇利一眼,“啪”地一声将脚搁在了桌子上,“不过大概跟现在学的没什么太大的区别,我又不是没上过学。再说第一节课是地理,这种东西都是百八十年不变的。维克托也带你去了不少俄罗斯的景点了,你总该记得点吧。”

  

 

  

       勇利踌躇地点了点头,当他还想问些什么时,门上的铃铛响了起来。

  

 

  

       “上课了,孩子们。”一位长相和蔼的女士踏着铃声走进了教室,立于讲台前,“上周,我们讨论了瓦瓦卡捷街上的地理知识,今天我们将要说说位于一旁的涅瓦辛街。现在,有谁能跟我说说瓦瓦卡捷街和涅瓦辛街的共通之处吗。”

  

 

  

       前排的一个男生犹豫不决地举起了手。

  

 

  

       “叶菲姆·伊凡诺夫?”

  

 

  

       “额,两条路都是通往少年宫的路?”

  

 

  

       “没错,正确的答案,叶菲姆·伊凡诺夫。”女士满意地点点头,“瓦瓦卡捷街和涅瓦辛街都是你们前往少年宫必定经过的路。所以从地理方面来讲,两者是相似的。这也证明了这两条路是相交的。这种T字形的路口可是你们接下来的考试中会遇到的新考点,一定要记下来——”

  

 

  

       一只高举的手打断了课堂。

  

 

  

       “尤里·普利赛提?

  

 

  

       “奥伊斯特镇之外有什么?”

  

 

  

       教室里骚动起来,四周的同学都把目光转向了尤里,这让勇利紧张地在桌下踢了踢尤里所坐的椅子。

  

 

  

       “什么?”女士眨了眨眼睛,示意尤里她不理解这个问题。

  

 

  

       “在你画的地图上,最外面的绕镇街上没有标记通往外面的道路,”尤里说着,把自己的椅子向前挪了挪,移到勇利的脚踢不到的地方,“那奥伊斯特镇的外面是什么?” 

  

 

  

       “外面?尤里·普利赛提,你知道答案的。”女士温柔的笑着。

  

 

  

       “哈?”

  

 

  

       “绕镇街就是世界的尽头啊。”她用教棍指着地图上最外面的那个路口,勇利看见,描绘路的平行线被一条直线硬生生截断了——那是被封死的。

  

 

  

       有几个同学们低声笑了起来。

  

 

  

       下课后,尤里将手中的笔狠狠地摔在桌上:“尽头!开什么玩笑!难不成我们就要被困在这儿,直到那个该死的老头从电视里跳出来?”

  

 

  

       勇利尴尬地像周围的人笑笑表示歉意,拉着尤里来到教室门外。

  

 

  

       “听着,猪排饭,我,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这种三岁小孩的东西谁要学!”

  

 

  

       “尤里奥,可说不定只是地理课授课的内容不一样呢,”他死死的抓着尤里的肩膀,想让他平静下来,“毕竟这里只是一个小镇,人们不太了解外面的事情。”

  

 

  

       “假设,你的俄语不是白学的,你应该明白什么是尽头吧。”尤里扯出一个讽刺的笑容,“尽头!就是前面都没有路的那种!”

  

 

  

       “也可能只是有路但别人不知道啊。”勇利小心翼翼地猜测。

  

 

  

       “我不管,反正我是不想再坐在那个该死的教室里,听着那些没有任何营养的内容。”尤里拍掉了勇利搭在他肩上的手,转身向楼梯走去,“我绝对不要在这个学校里浪费我的时间。”

  

 

  

       “不,尤里奥,你等等。”勇利握住急于离去的尤里的手腕,“我觉得我们应该在这里待着,我的意思是,至少不要惹麻烦,按照这个角色的既定路线生活下去直到老爷爷过来找我们。”他顿了顿,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不再发抖,“我上次看到一本小说,上面写如果穿越了并且扰乱对方的时空会造成很大的麻烦,如果你现在离开,肯定会改变很多事情,把这个宇宙搞得一团糟,然后我们可能就永远不可能回去了。还是再等等吧。”

  

 

  

       尤里警惕地看着勇利略显严肃的双眼:“……好吧,”他妥协了,“不过到时候出了问题,甚至让我赶不上比赛你给我负责。”

  

 

  

       说完,他不客气地甩开勇利的手,头也不回地走回了教室。

  

 

  

       放学时刻本应是学生们最开心的时候,勇利和尤里却拖着沉重地步伐走出了教室。

  

 

  

       这一天的课可以说是彻底改变了两人的三观。体育课上,无论是从什么角度投掷,球都能准确地被投入篮筐;音乐课上,集体的歌声简直可以媲美唱诗班;文学课上,老师带他们去图书馆自由取阅,翻开精致的封面,里面全是空白。尤里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只打火机打算搞点大事,试了一圈却发现什么东西都点不起来(“呵,这就是那群愚蠢的消防运动员没事哄猪的原因?”)。

  

 

  

       “勇利!”狄安娜在校门口兴奋地挥着手,“我们一起去少年宫吧!”

  

 

  

       待勇利走进了些,狄安娜飞快地挽过勇利的胳膊。勇利回头看了一眼,尤里在他身后“痛苦地”憋着笑。

  

 

  

       走进少年宫的大门,来到了更衣处,小姑娘恋恋不舍地松开了勇利,勇利才得以松了一口气。

  

 

  

       “对了,勇利,过会儿能陪我继续练习三周跳吗?”狄安娜走到女生更衣室门口,似乎想起什么似的转过身,“勇利一直都很擅长三周跳呢。” 

  

 

  

       “我……”勇利的神经再次绷了起来,他不得不搜刮自己可怜的俄语词汇量,想找出一些能礼貌回绝狄安娜的词语来。

  

 

  

       “不好意思狄安娜,”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勇利背后响起,“勇利可是特意拜托我帮他补习昨天他错过了的四周跳训练。” 

  

 

  

tbc

  


 
评论(4)
热度(181)